活动 交友 discuz

查看: 345|回复: 0

梦回江东_0

[复制链接]

94

主题

94

帖子

396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396
发表于 2019-7-30 20:33:0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 题记:
    生当做人杰
    死亦为鬼雄
    至今思项羽
    不肯过江东
   
   
    梦回江东
          对我来说,秋天是亲切的   我的女人正在这秋日的未时对我笑着,笑容绽放在一片秋阳之下。她是我所爱的人,在军寨门前的土路边溜马。她直起腰对着我笑的时候,神态从容而安祥,这笑容能够在我的心中唤起跳跃的欣喜,让我每一次都怀念家乡。她的脸在未时的阳光中,娇嫩、红润、健康、喜悦、温柔、妩媚,像儿时的那朵花,一生为我绽放。远山为眉,秋水凝眸,唇如丹朱,肤若凝脂。多少年来,她跟着我南征北战,餐风露宿,时光并没有损毁她的美丽,一如多年以前。
    她的马儿也在她的笑容之下充满生机,英姿飒爽。
    她是个美人儿,她叫虞姬,我叫她姬儿。姬儿说,她的娇艳只为一种,那是我的桀傲。
      
    二
    多年以前的仲秋,也是淡淡的碧云天,厚厚的红叶地。琴韵悠悠,白霜遍及。姬儿摘了一朵花,对我说,项羽哥哥,为我戴上好吗。那朵花小巧玲珑,暗香幽漫,鲜红欲滴,就像姬儿。
    我把花插在姬儿的发间,对她说,长大了,你一定要做我的新娘。姬儿的脸颊红了,像她的花,秋风中,羞涩地低下了头。
      
    三 
    天色越来越晚,风却越来越劲,军营的大旗在风中猎猎作响。姬儿拂了拂头发,对我说,打完这一仗,我们回家,好吗?
    午后的秋阳带着它所有的娇艳,照在沸腾的军寨里。忒忒的马蹄声和隆隆的军车声从营寨远处传来,惊飞了寨桩上的几只麻雀。一些军士在擦拭着兵器,骑兵在抓紧时间喂马,所有的人都在策马舞,再过一些时间,战争就会打响的。炊兵奉命造饭了,炊烟在西风中转瞬即逝,无影无踪。久讳这夕阳,狂放得雄伟,豁达得壮丽。我定了定神,无比沉重地对我的女人点了点头:打完这最后一仗,我们回家。
    雪青是一匹漂亮的母马,它走到乌骓的旁边,交相嘶鸣。难道它们与我和姬儿一样吗?血火里粹炼,刀剑里磨砺,才会在西风中引亢高唱?
      
    四
    当年,姬儿对我说,她希望我遍读诗书,不喜欢我舞弄棒。可书读的再多有什么用呢?书又不能让我同一万个人开战。我的父亲项梁说的好,赢政这个暴君,征服他唯用武力!而我的愿意有两个,第一件就是做顶天立地的大英雄,去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伟大事业;第二件就是娶姬儿为妻,要她做我美丽的新娘。
    为我的女人,我要征服世界,让世人附首,去做霸王。
      
    五
    往事如烟,串缀成梦一样的怀想。我的女人姬儿,在陈胜,吴广揭竿而起之后嫁给了我。然而也正是这一年,父亲在定陶一战中阵亡。姬儿,她的琴弦嘎然而断。我知道,她从小父母双亡,跟着我父亲生活,那份养育之恩,非常人难懂。习盐的存法与用时原则
    男儿有泪不轻弹,姬儿举杯劝慰:我们不哭,战场不需要眼泪,丧失了斗志,那便丧失了一切。
    美酒,需要醉卧沙场吗?伤口,流出鲜红的疼痛。
      
    六
    巨鹿一战,让我成了各路诸侯军的领袖。诸侯军的将领入猿门,均以膝行向前。大军乘胜前进,所向披靡,终于,兵临咸阳。
    秦国不再是一个神话,它像那个夸父,在追逐太阳的途中轰然倒下。刘邦之后,我的军队也开入了咸阳。人民在欢呼声中,称我为西楚霸王,我把我的女人封为美人。人们称她为虞美人。
    我虽性情暴燥,却永远深爱着姬儿,她是我最爱的美人儿。火烧阿房宫,财宝运彭城,驱散百媚千红,就是为了我的虞美人。
    我拥着我的美人狂笑,富贵不归乡,如锦衣夜行。姬儿,我们可以回家了!至于那个范增,说什么不杀刘邦和韩信,必成后患。想我顶天立地之大英雄,怎么能与妇人之仁的刘邦一般见识?真乃笑话!
      
    七
    天渐渐地黑了,四周广袤无垠、苍然绝伦。这个地方,有个奇怪的名字,叫做“垓下”。我答应我的女人,打完这最后一仗就带她回家   悔不该轻信刘邦的停战协议,楚军东撤,以什么鸿沟为界,去中分天下。怪只能怪我自己,中了张良,陈平的阴谋,隐测了刘邦,楚兵撤了,韩信和彭越却反扑了过来。
    旧事前尘,一切都该了断了,这最后一仗一定要打,结束一切吧,人民需要休养,土地需要生息,而我,需要带上我的美人,回家。
      
    八
    山峦叠障,夜色如黛。那么美好的夜晚,姬儿,你看到了吗?我们有多少年不回家了?你还记得吗?连年战争,我早已疲惫,思乡之情,愈加浓烈。每逢仲秋,必有太治疗白癜风最好的疗法是什么多的依恋,绮丽于月下情韵中;也必有更多的怀恋,浓郁在夕阳芳草地。
    歌声隐约飘来,姬儿,你听,你听,这是家乡的山歌呀。这些山歌,那么亲切,许多许多年前,我们曾偎在一起,轻轻地唱过。
    可是,我们家乡的山歌,怎么会从汉营中传来?汉人怎么会高歌楚音?难道说……楚地已被汉人全部占领了不成?!
    姬儿不语,她的泪水从腮边滑落。
      
    九
    歌声越来越清楚,似乎鬼哭狼嚎,转瞬却又如泣如诉,如怨如叹。我的将士动摇了,走的时候,没来告别,就连季布情同手足的兄弟也流着泪离我而去。不能怪他们,这么多年了,乡愁最愁。
    力拔山兮气盖世,
    时不利兮雅不逝。
    骓不逝兮可奈何,
    虞兮虞兮奈若何!
        白癜风康复将为您提供白癜风治疗方面的解析   
    十
    我的姬儿默默流着泪水,她听到我的歌,凝视看着我,用家乡的曲子也唱了起来:
       汉兵已略地,
       四面楚歌声。
       大王意气尽,
       贱妾何聊生!
    硝烟,长戈、马嘶、呜咽、楚歌、无所不在的死亡……一切的一切,它们又有何足惧兮?我的美人,我的爱,我需要带你回家,去旷绝古今。
    可是一切都太迟了,姬儿飞快地从我腰间拔出佩剑,寒光一闪,一只艳红的蝴蝶翩然起舞了。
    是童年时的那朵小红花么。姬儿,来,哥给你戴上,好漂亮的花,一如你的美丽。姬儿,长大你要做我的新娘,和哥哥永远在一起。姬儿,我不想打仗了,富贵不归乡,如锦衣夜行。姬儿,我们这就回家!你听到了吗?这是家乡的山歌,姬儿……
    乌江畔,长矛林立,杀气腾腾。看来,江东不必再回了……
      
    (全文完)
      
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