活动 交友 discuz

查看: 335|回复: 0

画魂记 rtist4jx

[复制链接]

124

主题

124

帖子

492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492
发表于 2019-7-30 20:37:4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(一) 经典讲述蟑螂必杀技   

  终于送走最后一位客人,我用手轻抚了抚有些发晕的额头,缓步踱到窗前。黄昏的风将远山的清香吹送而来,竟有几分当归的滋味,一天的疲劳,在这清芬之中,也散去了不少。   

  夕阳欲颓,这才忽的想起,今天原本还与白桦有约。也罢,这个时辰,想必他也该走了,那芦溪酒的滋味,他是等不得的。   

  正要开口唤准备晚饭,猛不防的一回头,却看到了不远处诊脉的桌旁,坐着的白桦。眉目含笑,青衫熠熠,如天上云,如云间月,如月中仙人。   

  “没等到你,却等到了墨郎君。令宾,你来看这幅画,可有些意思?”白桦果真从袖中取出卷轴,摊在桌子上,边说边用手指给我看。“真不知道世间是不是真有这样的好地方!”   

  看着他言笑自若,丝毫不以为忤的样子,我心下忽生了几分歉疚。略低了低头,遂拎起尝遍檀木架上隔着的雕花酒壶,走过去放在他面前。   

  “这酒是刚温的,你喝两口吧,外面天凉,收了寒可就不好了。”目光落在桌上的画幅上,白纸淡墨之间,浅浅的画痕有意无意的起起落落,勾勒出绝尘绝世的山水风韵。   

  白桦笑到:“不碍事,我还没有你说的那样弱。”   

  “这画中山水,虽清廖悠然,却未免寒冷空寂,虽高远,却无甚情义。”我用手指轻划了划桌面,漫不经心的说道。   

  清冷的风透窗而来,我抬袖拂去鬓边的发丝,侧脸瞧了一眼白桦的神色。他似乎并未将我的话放在心上,神情异常专注,眉梢泛着,别样的光芒。   

  “令宾,若世上真有此绝境,你可愿意与我携手隐世,白头不归?”   

  我清淡的笑了,“不愿。”   

  说着,反手拔下头上的玉钗,在画幅上斜斜划过,平整完好的画纸立时出现一道刺眼的划痕。   

  “这画画的不好,你拿去烧了吧!”   

  白桦眼里的光一闪而过,如深湖暗流,幽然波动:“令宾,跟我走吧,他怎样让你念念不忘,我便怎样让你逍遥快活……”   

  “什么味道?”我蓦然瞪大眼睛,盯着白桦,“什么味道?哪里来的?”   

  黑白相间的山水之间,渐渐的泛起淡若秋水的青色,沿着尖细的划痕蔓延开去,像是多情的花朵,痴缠着藤枝。   

  “不……”   

  我头疼不已,仿佛脑子里,也缠满了花藤,一枝一朵,令人窒息。   

  白桦的声音忽然远去,我伸手,指尖有凉意灌注,空荡荡的房间里,只有风的声响,和乌鸦的哀啼……   

  (二)   

  不想这一觉竟睡的这样久,醒来已是日上三竿了,身子却仍是软绵绵的,使不出一点力气。   

  日光明亮,穿过纱窗逼进来,我勉强起身,随意披着衣服倚在床榻上,正准备开口唤阿绿来,门却忽然开了。   

  “阿宾,你真是越发懒了,都这个时辰了,还不起来么?”   

  时光重叠交错,我在一瞬间恍然觉得自己是回到了红尘之外的所在,那里没有诸多纷扰,有的是叶迦清澈的眼眸,以及挽留花的香味儿。   

  “叶迦,你回来了。”我轻笑一声,漫不经心的吐出一句话,像是仅分别了几日一般。   

  平和的眉眼如星如月,在我的世界里熠熠生辉,经历了这许多年,光芒不减。只是眼角眉梢,多了些许沧桑,也不知道,这些年,他是否思念我。   

  “这次,我说什么也不会再走了。”   

  我听完这句话,不禁泪如雨下,咬咬下唇终于不发一言,抬袖掩面不再看他。   

  “离开木叶峰后,我就去了云水,原本想尽快为你找到火珊瑚,可偏石家庄白癜风专科医院地址偏这个时候,浅浅为了我身受重伤,命不久矣,她……只盼着能嫁给我。”叶迦叹了口气,继续道:桃花癣和白癜风有什么区别“原本我这一生,只想娶你为妻,如今,却连她和你,都辜负了。”   

  叶迦告诉我,他此次回来,只盼望能日日看到我,若我平安无忧,他便此生无憾。我告诉他,叶迦,娶我吧,我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,我们已经错过了一次,不能再错过第二次了。   

  西街尽头,是兰阿婆的铺子。我揣着银两,欣喜不已,耀眼的火红铺满了眼底,上边飞舞着金色的凤凰,一针一线,精致无比。   

  我挽着兰阿婆的手臂,笑言:“阿婆,若我穿【从心出发·为爱奔跑】 中科520奥林匹克公益爱心马拉松即将开赛上着嫁衣,可比的上哪些公候小姐?”   

  阿婆沉着脸道:“自然比得过,只是不知道,你要嫁给谁。”   

  我含羞吐出叶迦的名字,不想兰阿婆撒手退开数步,怒道:“木令宾,叶迦为白浅浅那样的女人抛弃了你,他已经娶了白浅浅,你竟然还要嫁给他,难道这全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不成!”   

  我惊愕不已:“阿婆,我以为……你会为我高兴,你……”   

  长街的阴风突然灌进来,我打了个冷颤,兰阿婆苍老的面容阴沉灰暗,“你当白浅浅是真的死了吗?她只是差一枚舍利而已!”   

  “不,不可能……”   

  (三)   

  披上嫁衣的那一刻,我猛然想起白桦的脸,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,这样一想,仿佛许久都没有见过他了。   

  我唤来阿绿,给白桦送了一封书信,信中种种,皆是我平生无法改变的无奈,这样的悲哀,人人有之。不管是叶迦,还是白桦,还是我木令宾,都是凡尘过客,生生死死,本就是宿命。   

  穿好嫁衣,叶迦推门进来。   

  火红的喜服,穿在他的身上,分外耀眼。他挽起我的手,笑到:“令宾,果然和我想的一样,你穿嫁衣的样子,很美。”   

  我打量打量镜中的自己,又看看面前的叶迦,心想,虽然短暂,也足够了。   

  “和白浅浅相比呢?”   

  我看到叶迦眸子里的神色忽的暗淡了:“令宾,过去的事,我们都不要再提了。”   

  “可惜,事情没有过去。”我摘下头上的凤冠,掏出怀中锦盒,捧至叶迦面前,道:“叶迦,你大可不必这样拐弯抹角,若你需要,这舍利,你拿去便是。”   

  叶迦脸上的神色忽明忽暗,震惊不已,然而最终,还是接过了盒子,他望着我良久,沉声道:“对不起,令宾,我救了浅浅,就回来找你。”   

  我大声笑出来:“她好了,你还来找我干什么?叶迦,我祝你们白头到老,永不分离。”   

  叶迦的嘴角抽搐了两下,眉心紧皱,犹豫许浙江知名白癜风医院久,挺拔的背影,终于消失在北京中科白澱刘云涛解析初期的诊断常识我的视线里。   

  慢慢脱下嫁衣,我跌坐在地上,想着我长久以来,对叶迦的爱恋,终究是镜花水月一场空。   

  我擦干眼泪,换了寻常衣衫,对着镜子,精细的描绘妆容。想起多年以前,一位算命先生告诉我:情字惹,无与欢,木叶落,湘中残。   

  收拾简单的行装,我回到了最初的地方,木叶峰。在这里,叶迦对我许下了一生的承诺。他说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